山药饼

【周叶ABO】反水不收[3]


轮回算是个新俱乐部了,楼子起的偏向是现代风格的,余晖的光一落,就被映出了千八百中色彩,轻巧巧的飘在地上,看着还挺漂亮的。叶修就在前面走了,后面跟着七八步的地方,缀了个周泽楷,他心里算的好好了呢,太远了显得疏离,太靠近了,怕叶修反感,也怕自己控制不住。其实他哪里是这会才控制不住呢,一看见叶修,心里就有成千上百个念头在脑袋里浮浮沉沉,可那是在人前,他得压着,压稳了,叫它老实呆着,别丢面子。现在只有他和叶修两个人,他倒是鼻子先酸了,叶修还会像以前那样哄着他吗?

周泽楷摸了摸口袋,里面有一颗糖,他习惯了备着的,是以前他哄着叶修戒烟的时候保持下来的习惯,他眼睛红红的,但也不知道说什么啊,他为什么要傻乎乎的等着叶修,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叶修也受不了了,他一开始还自说自话的活跃气氛,可是周泽楷不搭理他,他也觉得尴尬,小周这是在和他拉开距离了吗,还是说是察觉到了自己莫名其妙的心情,后面那个吧,问题就严重大发了,叶修停下脚步,清了清嗓子。

“小周啊……”

周泽楷应了一下,但是他嘴巴里被委屈压得黏黏稠稠的,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股严重的哭的意味,叶修刚看他一眼,他就赶紧把糖纸撕开,丢到嘴巴里面,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和叶修解释。

“糖太酸了。”

叶修点点头,当初他们两个凑一起,小周老给他一些甜呼呼的牛奶味,因为沐橙悄悄地和小周通过气了,原来小周自己喜欢吃的是酸的糖吗?

“之前的事情,我很对不起。”

叶修又摸了摸鼻子,这句话他一直都挺想说的,他的罪过真的大发了,要是道歉,总是要当面才显得诚恳。

“好好打比赛吧。”

叶修真的愧疚的不行,他心里根本压不住这样的歉意,只能含含糊糊的混过去让自己稍微好受一点点。听在周泽楷耳朵里,这就是另一个意思了。经理要他把人送到门口,他真的也就只把人往门口送了,转身就蹲到俱乐部的小花坛,叶修真的打算和他断了。连一开始的关系也不打算好好维持了。

他缩在角落里,愁苦得像一颗小白菜,手里摊开的,果然还是牛奶味的糖纸。

 

“你就这样和人说拜拜了?”

叶修在楼下公共电话亭给苏沐橙打个电话报告战况,那边热热闹闹的,好像是魏琛总忍不住要过来听一耳朵,往俩个女生那儿凑得太近了,被陈果吼了个耳聋眼瞎的。

“不是,你能关心点正常的不,我好像是来这儿卖技能点的没错吧?

叶修抱着电话无语了,魏琛在电话那边附和了他一句,说什么金钱才是第一生产力,被陈果大概是一个暴栗,就安静得像个鹌鹑,唐柔在电话边小小声的问了苏沐橙一句。

“他们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用了极低的声音,可叶修还是听见了,他苦笑的摸了摸鼻头。

他和周泽楷到底算个什么关系呢?

如果要给他们的关系下一个精准的定义,毕竟叶修是一个十二年义务教育都没能受满的人,要他去给他们俩个人之间的关系下一个判定,实在有些为难人了,再说了,要他红口白牙的把他们的关系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他也觉得面臊。

唯一可以确凿的是,他们他们的关系由性起家,但称为爱侣,确实算得上逾矩了。

 

第六赛季的时候,联盟在H市组了个局,明面上说的,是请诸位选手来这儿聚一聚,双方交流交流感情,可在哪不是聚呢,大部分人更愿意在路边的烧烤摊撸个串串,廉价又舒坦,还能悄悄地吹个比,再骂一骂联盟大傻逼。所以实际上,这还是联盟为了给各个战队和投资商们牵线拉条做的应酬局,老板们都把选手当作待嫁的女儿打扮了,就期盼他们口舌好一些,再好一些,毕竟没有人也不会嫌钱包鼓的。

陶轩也想让叶修去给人家敬个酒说说话,可偏偏苏沐橙今天像是吃错药了一样,眼睛瞪得圆圆的,谁来碰叶修的杯子她就骂谁,骂得凶巴巴的那种,像一只炸毛的小母狮子。消停了一会儿,她朝旁边的人就小声的问了。

“你还行吗?”

真是小小声的那样,还带了一点点哭腔,一抖一抖的,听得可招人疼了,叶修拍了拍他的发梢,那个几年前趴在床头嚎啕大哭的小姑娘长大了,知道回过头护着他了。

“现在还行,不知道一会能不能忍下来。”

苏沐橙皱了皱鼻子,发现果然空气中有一股微不可闻的佛手橘的香味,然而因为这个味道平时就及其浅淡,在这人群汹涌之中清晰可辨,大概是传达了某一种不太安稳的信号。苏沐橙偷偷的用袖子抹掉了溢出眼角的水花。

“那,那怎么办……”

刚刚夸她呢,这又轴上了,叶修被她突如其来的脆弱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垂下眼睛想了好一会,总算想到了个自以为周全的主意。

“我先去厕所躲一躲,再悄悄地溜回去吧。”

 

那个时候,天色还算不得太晚,尚有一抹残余的光辉从百叶窗的缝隙中泄进来,多情的余晖打在镜子中的那个人脸上,使他脸颊上的水渍也变得闪烁且妩媚了。周泽楷揉了揉眼睛,把自己揉成了个红眼兔儿,喉咙里开始泄出些许的,呜咽一样的呻吟。再一次把冰水往脸上拍的时候,就连耳朵根都变得又红又软了。

已经要忍不住了。

 

这个时候,他嗅到了另一种气味,从远方飘摇的绕在他的身边,温柔的,甜蜜的,却比夕阳更为动荡。

 

真痛苦。叶修就这样被抵在门板上亲吻,出于本能,在嗅到另一个令人腿脚发软的气味后,他即像拔腿就走,但他很快就被锁住了,像个猎物一样的被按在角落里,有人用牙尖咬住他的唇峰,又调情一样的,拿舌头顶滑过他的皮肉,在他混乱的呼吸节奏之中试图找到共鸣。

叶修瞌上眼睛,喉咙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像是被伺候得舒爽的大猫,但脑袋里忽然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这世界为什么只有男女卫生间的分别呢,为什么不能分一个omega,alpha和beta的卫生间呢。

太短了就把俩合一块了。继续去复习了哈哈哈毕竟要考试了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