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药饼

【周叶ABO】反水不收[5]

叶修点燃了一支烟。这个时候夜已经压下来了,他们做得太激烈,没有人分神把灯打开。他呼出得烟气就扑再周泽楷的脸上,橘红的亮光把黑夜烧出了一个洞。

叶修还是没让周泽楷进行到最后一步,他明白他们之间的结合多半是情势所迫,他不觉得他们应该发展出更冗长的关系。如果小周不能弄明白,那么他这个做前辈的并不介意让他拎清楚一些。

再来,他内心还是期待被爱的,先性后爱实则不是他所理想的关系,尽管年纪轻轻就选择离家出走这类离经叛道的方式去追逐理想的生活,然而他内心依旧是一个十足保守的人。他依旧渴望着beta似的爱情,那个人会被他吸引,因为他的性格形貌,而不是因为信息素或者是别的一些什么。也许是收到了苏沐橙小女生思想的影响,他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一段关系里,没有离别,没有痛苦,没有发自内心的感动与狂喜,只剩下本能与肉体,那么这一段关系有什么值得欣慰的东西吗?

有什么湿热的东西沾到了他的脸侧,是周泽楷用嘴唇贴近了他,用乖顺的眼神试图索求一个吻。叶修笑了一声,躲开了他的头。

“哎,小周,你是不是也没吃饱,我带你去吃鸡汤小馄饨怎么样。”

说话的时候,叶修眉眼还是笑的,周泽楷攥紧了他的衣袖,他总觉得刚才一闪而过的抗拒只是他的错觉,在叶修的背后偷偷拍了拍眼睛,憋出一点点泪水来,仍是不死心的试探。

“前辈要不要到我房间换个衣服,就在楼上。”

为了方便行动,所有的战队都在组局的酒店顶层安排了房间,就连嘉世,联盟也贴心的准备了房间,为的就是防止选手们喝呛了,出什么意外。从厕所走出去,离电梯并不远,何况他们做完之后并没有清理,连他都觉得浑身上下黏黏糊糊的并不太好受,叶修肯定也……不舒服吧?

“没事儿,这离嘉世不远,我走走就能回去。小周你不舒服的话,我就在这儿等你吧,你快点。”

周泽楷悄悄地握紧了拳头。他等了那么久,才终于在这个坚厚的堡垒中找到一丝破绽,他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了。他用力的掐了自己的手臂,把自己再逼出一些泪花来,再往前去,捏住了叶修的脸侧,让他看着他的眼,声音也刻意的压得哑了。

“……前辈,陪我上去。”

“就在我房间门口,等我。好不好?”

小狐狸偷摸的把尾巴包成了一个球,叶修看着他这个红彤彤的眼睛,总也觉得他只是个可怜兮兮的小白兔,心也是软了一软,看着他水粼粼的眼儿,屈服一样的点了点头。

周泽楷就把叶修柔软的手在掌心塞满了,心里雀跃得想要歌唱,但他总觉得手里的那只手,像是被捉住的蝴蝶,再张扬些,就会扑棱着翅膀逃走了。

总会有时间的,他压住不听话的嘴角,心里小心翼翼地的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桃花。

 

“我很快的,前辈要是忍不住,先去抽支烟,抽完我就可以出来了。”

酒店不能抽烟。所以叶修也只是拿了出来,在嘴边虚虚的叼着。他摆了摆手,他也并不是想念烟草的味道,只是总觉着嘴里要有些苦苦的东西压着,才能安心一些。更何况刚才他看着吸烟室里有几个穿了红白衣服的人,像是嘉世的人,他倒也算了,现在周泽楷是不能惹上麻烦的。

叶修靠在墙壁上,对着没燃起来的烟卷吸了几口,只吸到一些干涩的气息。他掰着指头数,现在已经是三月底。再下来还要三四场比赛要打,今天做了一次,大概就能省掉两个月抑制剂的钱了,叶修呼了一口气,他为自己有些恬不知耻的想法逗笑了,他居然在想着要是每个月都能和周泽楷来一次,该能省多少钱呢。

可是周泽楷不是这样的人。就算他们都有心思,现在也不是能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他抖了一下,烟管簌簌的掉下一些烟渣渣,叶修有些可惜的用手指把它们蘸起来,放到嘴里,吃糖一样的嚼了。再抬头的时候,看到楼梯上有几个乱哄哄的人,声音喧闹的,从十米外一直穿了过来,带着一股让人作呕的酒的腥臭。前面的人看到了,突然像是被掐住了脖子,悄悄地向后面比了个手势,这下他们都安静了。走过他的时候,眼睛里闪着不服气的,但又不得不被屈服的光亮。

“队长好。”

对于这声有气无力的问候,叶修只是挥了挥手。寻常他总是会盘问几句的,可是他今天只想让他们快点走掉。然而他们关上房门之前,他还是听到了一句小小声的抱怨。

“叶秋身上的气味有点奇怪。”

叶修拍拍自己的被炸开一样的脑袋,把被咬得湿透的烟纸丢到了垃圾桶里去了。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