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药饼

【周叶ABO】反水不收[6]

周泽楷顶着个湿漉漉的头发刚刚出来,他换了一件还带着褶皱的粉衬衫,这已经是他能找到的最漂亮的衣服了,但是他打开房门之后,就听到叶修闷闷的和他说。

“有些晚了,以后再说吧。”

周泽楷舔舔嘴巴,不说话了。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他气的是叶修在楼下的时候主动的抓住他,现在又出尔反尔的不愿带他去吃鸡汤小馄饨了,虽然这实在理不清什么个因果关系,但是和溺在自己心思里的周泽楷小朋友是不需要说道理的!

叶修向他看一眼,青年的眼睛是长的,嘴唇也是刻薄的模样,肃着脸的时候有种猫一样的锐利,但是应该是不太敢在Omega面前泄露锋芒的缘故,强行的把嘴巴嘟起来了,叶修看得有些好笑,但现在他实在没心情笑出声音来,只能是垫住脚,去拍拍他的头发。周泽楷的火就这样被浇灭掉了,只能感觉到叶修有些湿漉漉的指尖,传过来了暖洋洋的温度。

 

“以后再说吧,以后你来一次H市,我就请你吃一次鸡汤小馄饨。”

为表诚意,他还用了周泽楷的手机登录QQ,从选手群里调出他的QQ,申请了好友。周泽楷就看着他高高举起的手,有一点滑稽,然而他突然有一些难过,其实他的好友申请一年前就递过去了,叶修一直都没能同意。他知道叶修是个讨厌麻烦的人,大概他和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一样,都被叶修一键屏蔽了吧?

他只是恹恹的噢了一声,但忍不住在想,既然叶修给了他长期接触的机会了,总是还有可能的吧,其实再久一些也没关系,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他的耐心早就已经被锻炼出来了。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无聊的故事,平淡到大概叶修也从没记得过那些个日子。那个时候周泽楷埋在训练室里,说是训练,更像是逃难。

张益玮退役了,但是他不是自愿退役的,他是被俱乐部逼迫的!网友们这样叫嚣着。他们并不知道周泽楷是谁,他们只是觉得轮回为了商业化,把队里能力合格的功臣换下去了,让一个空有脸蛋的花瓶带上来了。俱乐部发布的通知很快上了万,连周泽楷刚刚创建的,只有一句短小的“你好”的微博,也火爆异常,也有一些因为周泽楷的颜值感化的姑娘试图辩解几句,很快就被评论骂上了热评。

虽俱乐部已经不让他再看收集了,可周泽楷不可能不知道,周边的人都在捂着嘴巴小声的议论他呢。有时候他也会自我排解,他只是一个靶子,被一些生活不尽如意用来宣泄,用来释放戾气,但是无论这些恶语是否针对的是他个人,他想到这些的时候,眼眶还是很快就沸腾了,有像眼泪一样的东西就这样哗哗的流出来了。

“哟,多大人了,还在偷偷的掉眼泪吗?”

有人把他把他的耳麦摘下来了,周泽楷想要回头,发一下脾气,但是那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他的怒气就收住了,连带着哭嗝都要被吓停。那个人看着他,笑眯眯地,像是看到了一个好玩的小狗用鼻子拱地一样的逗弄他。

“哎呀,鼻子红红的了,和个小姑娘一样。”

他也只是陪着苏沐橙在S市闲逛,张益玮打了个电话,指名道姓的要找叶修,大意是队里的小队长因为他被骂的很惨,可他现在已经出了省,想让在昨天还想联系他打秋风的叶修顺手做个好事,叶修本来也嫌烦的,可是苏沐橙听着听着,金豆儿就下来了,也求着叶修,让他过去,大概是想到了自己刚刚出道的事儿,叶修揉揉她的脑袋,让她在门口等着,自己也就奔着轮回来了。

一开始他在想,男孩子嘛,让他挺过去就完了,然而周泽楷红着眼睛瞪他的时候,他居然觉得有心里被蛰了一下,突然就软掉了。

“没关系,你要是觉得太难过了,就去搜一下我的名字,他们能从第一赛季把我骂到现在呢,可厉害了。噢,对了,我叫叶秋。”

叶秋拍拍他抓紧了鼠标的手,让他放开。然后自己点开了微博,搜索“叶秋”两个字,挑出一篇长的,一字一句地念给他听。明明是很脏的话,他仍旧念得轻巧巧的,还要做个很欢乐的语气,像讲笑话一样的讲给周泽楷听。

听着听着,就有眼泪掉到了叶修的胸襟上,湿了一小片,周泽楷手忙脚乱的去擦,叶修的胸膛上已经有了那么多的难受,他不应该再把自己的眼泪洒上去了。但是后来他知道了,这个人这么多的委屈,从来不会从眼中砸下来,也许会有一天变成一颗柔软的石头刺,滑到肠胃里,变成一种无所适从的怪异感受。他其实并不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啊。周泽楷想要起身给他一个拥抱,然而后面已经是空空的了。

 

一开始只是想要变成和他一样的强大的人。周泽楷就溺在练习室里,把以前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次,再把可能的错挑出来,记到本子上,复盘的时候磕磕巴巴的和队友作总结。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在不自觉地模仿着叶修的神情语气了。

有时候也会想到那一双手,一开始是在温柔的抚摸他的头顶,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紧紧的抓住了床单,指尖掐出了通红的血色,可这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除了叶修以外,没了,独一份,他想骗骗自己都不行。

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人,一个第二性别都不知道的人。周泽楷在总结的小本子上写了一句话,他没有写上叶修的名字,他不敢,很多时候在这之后的总是一些没头没尾的情歌的歌词,第二天他翻开的时候总是会觉得自己像一个幼稚的小屁孩,丢脸。要是叶修是个Omega就好了,他在心里叹气,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祈祷,周泽楷在难捱的发情期,在厕所里闻到了一个甜美的气息。

嘉世的事情,周泽楷也大概能明白怎么回事,他希望叶修逃过去,不要被嘉世的队友发现了他们的事情。然而私心里面,他又觉得不应该,叶修如果能和他的名字就这样缠在一起,真的是很好不过了。

但是这是不对的。他不停的告诉自己。走到嘉世门口的时候,他也走过去,拍拍叶修的肩膀,也想学着叶修安慰他的样子,可惜他口笨舌拙,只能小声的把前半句说出来。

“没关系的。”

叶修抬头对他笑了笑,转身进去了。






对不起,越写越困,越写越草率,我先睡了,有空再改。

过去的事情怎么还没讲完,战线是越拉越长了。

下一次一定要把过去的事讲完了!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