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药饼

【周叶ABO】反水不收[8]

叶修走进嘉世以后,周泽楷就一直把手机捏在手里。他还记得叶修说要加他的这个承诺。但是大多数时候,他点开来也只是一些奇怪的社会新闻推送。

如果不是今天这个意外,他也会去再加一次叶修试试的,不过不是现在,他大概明白自己和团队是脱节的,也在尽力克服,结果总是不尽人意,今天经理喝的有些多,悄悄地攀在他耳边告诉他,他刚刚挖了一个有潜力的队员,这个问题说不定就会得到解决了。

周泽楷的的确确为此感到兴奋,当然不全是为了能与叶修并肩这样恋爱脑的理由,他也是一个渴望胜利的男人。有时候他的确在懊恼,明明个人实力算得上强劲,为何屡战屡败?

如果能把那个人身上的荣光,哪怕只有三分之一,摘到伸手戴一戴,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手机又开始响了,周泽楷想打开,却又有一些犹豫,但又害怕失望,他只是怯怯地伸出手指,在呼吸键上点了一下,叶修的消息就惊雷一样的炸开了。

 

一叶之秋:小周,答应我,就这两个周,做我的男朋友好吗?

 

男朋友这三个字,自带桃色效果,炸得周泽楷像是宿醉一样的脑袋胀痛,可是醉也是甜蜜的醉,呼吸之间还是能闻到糖精的气息。周泽楷深呼一口气,先是确认了发件人的确是一叶之秋无误,然而糖饼从天掉的太快,他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总怕往前踩一踩,就要把梦给踩醒了,只是手足无措的划拉着刷新面板,叶秋突然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一叶之秋:要是为难,就算了。

 

就算是蜜糖陷阱也要向前踏了!周泽楷咬咬牙,半眯着眼睛,怕羞一样的打字。

一枪穿云:好痛

一枪穿云撤回了一条消息。

一枪穿云:好。

周泽楷的耳根子是烫的,又软又红,他本来是觉得难为情了,可手一抖又碰到了别的键位,说出了撒娇那样的话。

这下全身的血液都想沸腾一样的蒸起来了。

 

一叶之秋:哪里痛,是我刚才咬得太狠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周泽楷想要解释,又怕手指太慌,再做错了事,可是发语音,刚刚开腔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声音已经抖得不行了。

周泽楷的血还是热的,蒸腾着的,从皮肤之间渗透出了细腻的蜜糖香味,便是路灯打下来的昏黄光线,也像是上帝给他镀一层蜜水了。

 

但是很显然的,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叶修坐在阳台边上,手里拿着的是今天轮回经理处于礼节而递给他的万宝路薄荷爆珠。其实他并没有抽过爆珠,他包里面放着的都是烟丝浊黄的便宜烟,初学者点上一支都要呛半天那种。

 

叶修把这一只烟放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研究了,最后迟疑地打上火,依旧是又薄又苦的味道。

好像只比红利群好上一些。叶修在心里评价,其实他并没有多用心的去体会,他只是低着头盯着,等着魏琛那边给他一个合理的估价。

 

S市的夜晚还是有些潮的,酒店的座机听筒处沾了氤氲的水珠子,挂在耳朵上大概还是有些凉的。叶修有些犯困了,他本来打算抽完这一根烟就睡了,可是这个时候,话筒像是要抖落身上的湿气一样不合时宜的响了,叶修用拇指划掉它上面的水滴,可不知道是话孔依旧被堵住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那个人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像是被封住了。

 

“前辈。”

声音都失真了。叶修呼出一口烟,回应一样的嗯了一声。对面的人或许有些紧张,发出的声响又细又轻,耳语一样的。

“你说过还欠我一碗鸡汤小馄饨的。”

大概紧张的还有些紧绷,要是这个时候去吻他,也许会特别惊讶的把眼睛瞪大了,可舌头也会顺从的软下来,再把手搭到叶修的肩膀上,是一只乖顺的大猫了。叶修感觉现在就像被,猫儿一样的,湿漉漉的大眼睛望住了,他吸了一口烟,有些想笑,然而烟气卡在喉咙里,发出的笑也和周泽楷一样是沉闷的了。

“好,要是今晚他们还没关门的话,我就带你去。”

这通电话急急忙忙的就被结束了。叶修几乎可以想象到周泽楷握着电话就冲出门的样子。其实一年前他就见到过,他就在宿舍楼的窗上,看着那个大男生握着手机,又蹦又跳的。当时全联盟都在铺天盖地的报道着周泽楷是怎么一个难得一遇的帅气人才,他却独觉得他傻气,现在再看吧,还是这样的傻。

他又抓了一根烟,叼在嘴巴里,习惯性的嚼了嚼,却在烟嘴的地方吃到了什么,像是嚼到了蜗牛的壳,薄荷的凉突然爆开了。

原来爆珠是这么抽的,叶修沁得鼻孔都是冷的,但他只直愣愣的盯着窗外的树,圆月就卡在树杈子上,新的芽,旧的枝,缠缠绵绵的拢在一块,在月光的注视下长出又细又密的一缕光。

下面有个人,靠在树干旁边的石凳上,把脸用口罩包的好好的,弯了一双羞涩的眼睛,在对他笑。



抱歉,考试月确实是很忙了。强行结束了回忆,好像有些不明不白,以后慢慢说吧。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