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药饼

【周叶】吃一顿

* 摸个小小小短篇


一枪穿云:下来了吗

 

叶修走下楼的时候,微信突然叮咚的响了,他拿出来,举到半空。玻璃把太阳光折到他手机上了,屏幕太暗,剌眼。他又把亮度拉高了一些。

 

君莫笑:我在下楼哦,跑得快的小朋友有什么奖励吗

 

他停下来,站在台阶上,对着手机回短信。又对着窗户看一眼,楼底下有个小帅哥,靠着一辆黑呼呼的汽车,眼睛盯住手机。

 

一枪穿云:给一个亲亲

后面还加一个幼企鹅的表情,配字是给你一大口亲亲。

 

君莫笑:不要,腻了。有肉松小贝吗

 

叶修到楼下了,车子前有个人还傻兮兮的对着手机一板一眼的回消息,叶修大声的嗨了一下,他抬起头,眼睛里有湿漉漉的光,他凑着走过来的叶修要亲一口,叶修偏过头躲开了,只盯着他背后的塑料袋看。

 

“这是什么?”

“今晚的晚饭。”

周泽楷追上去又要亲,叶修要躲,没躲掉。夏天天热,周泽楷在下面等了二十来分钟,胸膛上都是黏糊糊的汗。

 

“没有肉松小贝了吗?”

 

叶修肉眼可见的失望了,好像连头顶立着的尖耳朵都耷拉下来。不怪他贪嘴,实在是上海的小点心铺子都做得太好吃了,网红店一批又一批得涌出来,苏沐橙给他们打电话,顺嘴提了一句轮回旁边有家糕点还不错,周泽楷去接叶修的时候捎了一些,叶修对它有一点上瘾,周泽楷每次带他回去都要买几片的,只有几片,饿的时候垫垫肚子,吃多了可不行,要吃不下饭了的。

可是最近连这几片都没有了,叶修又扒拉了一下塑料袋,周泽楷买的都是什么呀,大南瓜,花椰菜,秋葵,香菇,绿的叶,青的枝,看得叶修嘴巴发苦,他不可置信的抬头

 

“周老师,请问你是要养兔子吗?”

他睁大眼睛,有光走进来,就变成了柔柔的琥珀色,周泽楷只是看着他,打开了左边的车门,把他直接塞进车里去了。

“调理一下你的胃。”

叶修难过的叹了一口气,连他吃肉的权力都要被剥夺了,果然男人一生气起来是真的可怕。

 

回到家,周泽楷就套了个围裙,去做菜了。叶修摊在沙发上,没有打开电视机,只是看自己在屏幕上的倒影,总觉得自己脸色都要开始发青了。

但是他好像也不能说什么,要绿周泽楷也要陪着绿,说到底,也是他自己作的。从三十岁开始,他就明显的自己的身体硬度像是削皮的胡罗卜一样一点点的被割薄,仍然坚信着自己二十六岁连熬三十个小时的身体是铁打的,不会塌的,直到去年和兴欣走去了S省,跟着一群年轻人走街串巷,什么红的吃什么,什么油的塞什么,这一天,他伙同兴欣得小年轻们胡吃海塞,大概吃了宫保大虾鱼香肉丝麻婆豆腐,佐以20斤的酸菜鱼,还有火锅呢,黄喉脑花肥牛卷,一股脑地往里面投,像是打仗时侯投下的炸药包一样,嘭一声,出事勒。

于是视频连线刚开始,叶修突然抱着马桶,宿醉一样的狂吐,周泽楷对着马桶上的瓷砖,脸色比它还要白一点。

“下次还敢不敢了?”

“别说下次,我现在就敢。”

叶修抹抹嘴巴,说的无比诚挚,东西的吐完了,他现在饿的咕噜咕噜的叫。

 

刺啦。油锅里油烟冒出来,抽油烟机好像首部太住,周泽楷转头,要把厨房的小玻璃门拉上,看到叶修在劈里啪啦一顿乱摸。

“想抽烟?”

叶修转头愁眉怪脑的叹气,他现在的供货都掐在周泽楷手里了。

“想。”

周泽楷挥挥锅铲,不好意思的笑。

“说一句,我就给。”

周泽楷爱听北京话。都说北京话是中国里最毒的方言了,天南地北,三十六个省,把那个地儿的人扔北京三天,个个都像胡同口里土长大的。叶修在南方待了十几年,说普话的调子是软和了不少,尾音却依旧习惯的上扬,听着像说响声似的,怪可乐的。周泽楷想跟着学,然而他总学不会,尤其是尾音的儿,他念着像鹅,叶修就在后面接什么,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气得周泽楷打也不敢打,骂也舍不得,只能拉过来亲一顿,让他看看什么是真的拨清波。现在他已经不怎么跟着念叨了,只是时不时的叫叫叶修,让叶修给他说个两三句过过瘾。

“真要说啊?”

叶修摸摸鼻子,觉得臊,明明是个不着眼的小技能,怎么到周泽楷眼里这么厉害呢?他看周泽楷,周泽楷也在看他,这下是没辙了,于是他清清嗓子,笑呵呵的:

“心肝儿。”

周泽楷也跟着笑,但是他的耳朵明显的发红了。他小小声的用上海话叫了一声,宝贝,又软又嗲的调子。叶修嘶了一声,把胳膊上密密麻麻冒出来的鸡皮疹子亮给他看。

“囡囡。”

周泽楷又叫一声,叶修听不太懂,没搭茬,就是盯着他,周泽楷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递给他了。

 

他们俩都凑一块,除了情投意合,还得说是机缘巧合。

叶修接了联盟的工作,又和家里吵了一通。他爸虽然是对电竞职业稍微改观了,但还是觉得不太靠谱,叶修自己主意大,背着他爸和联盟谈,拿了签好的合同回家,把他爸气得,脑袋冒着烟,让他快滚,叶修灰溜溜的滚了,只是他用手机太少,不知道app的时间是可以选的,稀里糊涂做了最近的航班过来,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一两点了。

叶修原本是不太想麻烦周泽楷的,要按照关系亲疏,他应该去找佟林,找一些已经退役已经定居在S市的老队友。而关键的问题在于,他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们。他的手机是新买的,只有微信,没有QQ,他对于智能手机这个高端玩意,还处于摸不着头脑的阶段,苏沐橙凭借就近原则,只给他加了国家队和兴欣的人,孙翔脾气太孩子性了,相比较起来,还是周泽楷靠谱一些……

好吧,叶修的确不擅长给自己找借口,他的的确确要承认,他就是想找周泽楷,只是想找周泽楷。

“小周。”叶修还没拨通的时候,已经开口说话了,周泽楷只能听得到一个稀稀稠稠的周,闷闷的,黏黏的声音,叫他心跳加快。

“怎么了?”周泽楷刚刚洗完头,还有水挂在他的耳朵廓里,他不太敢去擦掉。如果没有大事,叶修是不会半夜给他打电话的。

“我现在在虹桥,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

挂了电话,叶修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明明可以打个车的,再订个酒店的。

周泽楷到了,要帮他拿行李,看了一圈,发现叶修也没拿什么行李,他疑惑得去看叶修的脸,但是叶修也在盯着他的肚肚,周泽楷这才窘迫的发现它居然在不合时宜的咕咕咕叫,他生气的拍拍它,结果它委屈的叫的更大声了!叶修蹲下来,也摸摸它,抬头朝周泽楷乐呵呵

“走吧,去吃汤面。”

现在想过来,他们两个都是傻蛋,居然面对面在航站楼吃一碗贵的要死的拉面相对无言。叶修还记得那碗小面条,贵得很,六十六块大洋,就给了三四段葱花和一写薄薄的肉片,周泽楷呼噜呼噜的喝完了汤,叶修又把自己碗里的面匀给他一些,他总怕这个小年轻吃不饱。然后周泽楷领他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这一住就住到了现在。

 

 “你吃个烟要多少晨光?”

细细嗲嗲的上海调调,叶修回身,看到周泽楷从房间探出个头,他手里捉了一个汤勺,还有汤水往底下徜呢。但周泽楷只盯着他手里的烟,表情是不满极了,嘴唇嘟嘟的,都可以挂个油瓶了。

“就快了,做什么?”

周泽楷冲他挥挥勺子,张牙舞爪的威胁

“别抽太多。”

叶修噢了一声,其实他也没打算抽多少的,周泽楷总只给他买红软包的利群烟,味道是不错,烟丝也纯,就是他抽着怪腻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咕噜咕噜的响动,叶修竖着耳朵听了一会,有些惊奇。

“我好像听到了你在炖东西?”

周泽楷跳了一下脚,把眼光转移到别处去:“没有!”

叶修也怀疑自己听岔了,最近好像旁边要建个地铁站还是什么的,整日施工,鼓捣鼓捣的,把叶修整幻听了也不是没可能。

“也对,那堆草草木木的,有什么好炖的?”

但是地铁站呀……以后联盟的大楼到轮回俱乐部也方便了,小周也不用整天开个车辛辛苦苦的去接他了,保不齐他俩还能在地铁见个面什么的。周泽楷见他烟要烧到嘴巴边上了,拍拍他脸颊:“咳。”

叶修醒过来,把烟弹弹灰:“不用看着锅吗?”

周泽楷眼睛飘来飘去的:“定了自动。”

叶修把烟头丢到垃圾桶篮,搂住他的脖子,那根细细的围裙绳磨得他手有些发痒。

“那亲一口。”

周泽楷低下头,也结实得吻上去,一口一口得啜吸,吻得好像空气都在一点一点的生出黏糊糊得甜气来。

有一股咸咸的味道,叶修在口中砸吧一会,恍然了,原来今天吃的还有莲藕排骨汤。












给你吃甜甜的,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行舟冻水 

评论(1)

热度(75)